乌梅甜心季北

糟糕,这个暴躁的大diao萝莉依旧没有填写个人介绍呢……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上课激情手写码字的我回来了♡)

7

  白洛因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,他居然被自己的哥们儿强吻的,不是任何模糊意识下的亲吻。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。
  他躺在寝室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,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他不敢去想象事情已发酵到哪种地步了,除非顾海去刻意打压这件事情。
  “因子,”尤其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,白洛因没有回应,他直接推门进来了,“我给你买了一碗面皮。”
  “不。”他转身把自己的脸埋到被单里。
  “我刻意给你买的。你下午训练了那么久而且…还受到了如此重磅一击。”
  尤其见他不理自己,干脆把面皮放到了桌子上,把他想说的都说出去。
  “哎,你说,以前没看出来呀,顾海居然是个,”尤其打了个弯的手势,继续说,“原来在你身边,没少看见小姑娘往他身边凑。造化弄人啊,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被你俩给打击了,都是祖国已经长大的了花朵~”
  “他现在人在哪?”
  “不知道,我只看见陈昱泓跟着他出去了。”
  白洛因低声嘟囔了一句,又把头埋在了枕头里。

  顾海和陈昱泓走到了一家西餐厅,坐在一个小角落。
  “你是不是喜欢白洛因?”
  在顾海抛出这个问题之前,陈昱泓心里早就知道了。他跟在白洛因身边整整大一一年了,就因为一件事,顾海突然从他身边钻了出来,还不到两个月时间,连他陪白洛因二分之一时间都没有。他凭什么?
   陈昱泓笑了,他不认为顾海能比他高明到哪儿去,“我是喜欢,而且我觉得我比你更有资格。”
  “你有啥资格?就冲你陪他时间长短吗?白洛因想要的,你能给吗?”
  “他想要的,他自己能得到。”陈昱泓笃定的说,“而且你能做到大庭广众之下亲他,我就能做到更出格的事情。别低估我的能力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  顾海听到这只觉得火气上涌,他这是在威胁他,言外之意,是要拿白洛因威胁他。他把手放到桌上用指甲盖一下一下敲击着,“你动他就是他妈的和我过不去。” 持续发空的脑袋里回放着码头的一幕,尽管那时候他对白洛因没有什么感情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他动心了。白洛因彻彻底底的征服了他,令他痴迷,白洛因身上的迷迭香与顾海身上的烟草味合起来,简直天造地设。
  陈昱泓看着顾海焦灼,继而变态的心在隐隐作祟,他第一次为白洛因上药时,直到后来的很多次,想要得到白洛因的心越来越强烈。
  好东西总是要慢慢养。他很清楚这一点。
  “我就是想和你过不去,码头那天记得吧。”他停下来双手抱胸,嘴角微微勾起,“本来想着是没人会来救他的,没想到啊,有个不怕死的出现了。”陈昱泓看着顾海乌黑的瞳孔里带着怒气,他很满意这种效果,继续说,“顾海,人情总是要还的,你姑父他帮不了你第二次。”
  服务员刚刚端上的牛排在碳板上滋滋的发出响声,回荡在两个人的耳边。
  这是第一个明目张胆的敢威胁打压他的人,筹码是白洛因。顾海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想法:打到他面色苍白画面血腥为止。
  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,恩?”陈昱泓站起来,抹平衬衫上略微的褶皱,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离开了。
  桌上的酒在高脚杯里晃了两晃。牛排已经不发出响声了。顾海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。
 

【甜】

开学了要放甜。
开学愉快♡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今天开学了呜呜,大约九月份才更)

6

  “传球传球!”
  远处传来篮球敲地的砰砰声,敲的顾海心烦意乱的,他一直没怎么注意球的打法,相比之下,他比较在意白洛因。
  但不止球敲打的他心烦意乱,还有前几排的女生,几个跟他一样在意白洛因的女生。顾海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们,琢磨着白洛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…。
  正想着,他们中场休息了,他想下去看看白洛因,女生们比他跑的还快,跑到面前递水递毛巾的,看着就烦!
  白洛因就他妈会傻呵呵的在那里跟她们接触聊天。顾海更生气了。
  直到白洛因走到他身边坐下,
“干啥呢,一个人坐在这。”
  “看你跟小女生闹呢。”
  白洛因抿抿嘴,有点懵,他怎么觉得顾海在生气,而我他现在侧过脸不想看白洛因。
  “哎你怎么啦。”白洛因搭了一只手到顾海肩上,“谁又惹你了?”
  顾海扭过头看他,一条粉色的毛巾刺的他眼睛疼,他本能的扯下毛巾,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了一条淡紫色的毛巾,挂到他脖子上,“用这条,那条太湿了。”
  白洛因扯扯嘴角,反正顾海经常抽风,白洛因只好顺着他。
  “白洛因。”
  “恩?”
  “你用没有喜欢的女的?”
  “没有。”白洛因回答的干脆利落。
  “真的?”
  “真的。”白洛因边用毛巾擦汗边说,“你帮哪个女生打听呢?”
  “什么女生。我帮我自己打听呢。”
  “什么…”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开始解剖这句话。
  “我说我帮自己打听,因子,你不明白吗?这么久了,别说你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
  “我需要什么感觉?”
  顾海被白洛因的磨磨蹭蹭给惹怒了,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。他现在怒火中烧,纵使这里有很多人,他也克制不住自己。白洛因那张嘴,他早就想尝尝了。
  “你需要这个感觉。”说着顾海双手扣过他的脑袋,直接把他扑倒在横排椅子上,覆唇下去,简单粗暴,他撕咬着白洛因的嘴唇,进而想将舌头探入唇齿中,他口中的味道如此甜美。
  “ha…”白洛因直接推开了他,“你他妈干啥?”
  “我干啥?我他妈干你!”
  顾海单手扭过他的手腕到背后,另一只手压住躁动不安的白洛因,他扭动的实在是太厉害了。“你看不出来吗,我就是想占有你。”顾海扭动着扣上了唇,白洛因感觉到湿热的东西灵巧的钻进了他的嘴里,在上排牙齿舔舐着,进而又探了进来,与他的舌头翻搅在一起。顾海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  最后白洛因喘着气推开了他。
  “妈的。”
  他知道现在全篮球场上的人都知道了,过不了多久,全系都可以知道了。
  白洛因脸红了。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快开学了呜呜呜)

4


  白洛因站在男更衣室的镜子前,对着自己的眼角上药,他刚刚参加了预备赛,不小心磕到了眼角。
  尤其带着陈昱泓进入了更衣室,“因子,你那个伤怎么样?”
  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
  陈昱泓拿起放到椅子上的药瓶,嘴里喃喃自语。
  “明天就比赛了,有点紧张。”
  “替补有啥紧张的,你呀以后好好训练尽早脱离这个名号。”白洛因边上药边对尤其说。
  尤其翻了个白眼,转而低头看着自己的鞋。
  “走了,去看看电子物理系的比赛。他们四点有一场。”
 
  刚走到座位坐下,顾海就过来了。
  “哟,你怎么来了。”白洛因看了他一眼。
  “我就不能来了?”顾海说着递给了他一瓶矿泉水。
  白洛因接了过来没有喝。
  “诶,我也想加入咱们系的球队。”
  “你技术行不行啊?”白洛因问。
  “我技术超棒的。”
  “哪方面的技术呀,兄弟?”尤其突然插话进来,带着一个邪魅猥琐的笑。
  顾海笑而不语。白洛因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。
  他们看完了整场比赛,也敲定了顾海进球队当替补队员的事情。
  接下来的几天,顾海都不见了踪影。
  直到某一天,顾海出现在白洛因上课的身旁。
  “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?”白洛因小声问他。
  “忙别的去了。”顾海伸出胳膊搭在桌子上,“好累……”
  白洛因没有多问,顾海不说,他才懒得问。
  事实上,顾海这几天一直忙着调查那个出现在码头上的陆老大,他总觉得欠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而且自从喝醉调戏白洛因之后,他的脑子里总是出现白洛因异样的表情,那种表情足以让他兴奋一阵子。所以唯一能让他定下心的是好好去查一下这个事情。
  “这个题怎么解?”顾海指着一道高数题问白洛因。
  白洛因思考了一会叽里咕噜的讲了起来,但是顾海的注意力丝毫没有放到题上,他一直盯着白洛因的侧脸看,“睫毛这么长…”他在心里赞叹到。
  “唇形也很好看。”
  “脸的轮廓也好看。”
  “他长的真不赖。”
  “你丫看题啊,盯着我看你能会啊。”白洛因看到顾海的眼睛一刻不停的盯在他脸上,终于伸出笔敲了他一下。
  顾海舔了舔嘴唇算作回应,但还是想看他。
  后来他总挑一些难得题去问白洛因,尽量可以拖延时间的。他最喜欢不过了。
  每到夜晚躺在床上,他再仔细回味一下今天的“收获”,觉得真的是赚的盆满钵满。
 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,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5

   “因子,咱们今天看电影去吧。”顾海从寝室外面探进头来,看到白洛因正在里面摆弄电脑。
  “不行,明天比赛了,我今天去训练。”
  “扫兴…今天上的那个挺好看的。两个小时,不耽误的。”
  白洛因扭过头去,“我下午带你去图书馆给你看个好东西行不行?”
  “什么好东西?”顾海一听,全身操热起来,从门口越了进来。
  “下午你就知道了,绝对是惊喜。”
  顾海兴奋的眨眨眼睛,全身上下打量着白洛因,猛然看到胳膊肘上一块淤青。
  “你这怎么回事?”顾海抓起他的胳膊就问。
  “啊,这个没事。就是磕了一下。”
  顾海没有放手,睁大了眼睛仔细检查着。又跑到白洛因床边的柜子里找来找去“你药呢?”
  “顾海,我没事。”
  顾海拧过他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。
  白洛因看着顾海垂下的睫毛,“你不觉得…这样不正常吗?”
  “嗬~有什么不正常的,挺正常的。”
  白洛因有点紧张,只好刻意不去看他,这一点都不正常。好像从他们见面的那一刻之后,一切都不太正常。顾海好像很了解他,那么他也想多了解了解顾海。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什么的,是吧…他真的很想了解他。
  “这个药很好用。”
  “我不用的,这就平常小磕小碰。”
  “哎我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了。”说着顾海要薅起白洛因的上衣。
  “哎哎哎松手你起来。过分了啊顾海。”
  衣服还没撩起来,白洛因就蹦了起来,搞得顾海心里痒痒的。
  “你心里是不是净想些不正常的啊?”
  “什么不正常的?”
  顾海打了个xxoo的手势,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。
  “滚蛋。”
  “那你为啥不让我看?”
  “你觉得两个男的这样很正常?”
  “挺正常的,除非你想到别的方面,我从小经常这样。”
  “你去找个受得了的,然后你扒他衣服算了。”
  顾海轻哼一声,一般人老子还不扒他衣服。
 
  两个人磨磨蹭蹭终于到了体育馆,白洛因进男更衣室之后,顾海也溜了进来。
  “你进来干嘛?”
  “我还不能进啊我也是队员。”
  白洛因没有理他,自顾自的开始换衣服。
  刚好趁这个时间可以饱餐一顿,顾海直勾勾的看着他,关于这种事情,他一直觉得他自己弯不了,他可是搞过很多女朋友的男人。
  直到遇见白洛因。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♡

3

  白洛因将一杯咖啡推到顾海面前,“喝吧。”
  他们正坐在一家咖啡馆窗边,旁边是一张张恋人便签,和一盆盆绿箩盆栽。
  “谢谢你救出我和我朋友。”
  “你应该谢谢我姑父,要不是他,我还解决不了这摊子事。”
  “那我应该怎么报答你?”白洛因双手抚在腿上,认真的说。
  “报答我啊?我好像也没什么可以让你报答的。就当我顾海日行一善吧,认识你也不亏。”
  白洛因轻笑出声,“认识你,真好。”
  浓浓的咖啡氤氲在俩人之间弥漫开来,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。
  “以后少招惹这些放高利贷的,他们呀,眼里只有钱和肉欲。”顾海说着想起了白洛因中午的模样,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。感觉还挺诱惑的…他偷偷瞟了白洛因一眼,应该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吧。
  “你目前还有资金上的困难吗?”顾海问。
  “我没有我没有挺好的,谢谢。”
  “你帮我个忙呗。”
  “你说。”
  “你帮我补习补习英语行不行?”
  白洛因盯着他,一副你怎么知道我是高中生和你怎么也是个高中生的模样。
  “哎,”顾海撇撇嘴,“我在学校见过你,篮球队队长不是吗。”
  “啊…原来你早就见过我。”白洛因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让同校同学刚认识就见到他这样,真是尴尬呢。他原以为顾海就是在家闲着没事呆着的公子哥,富二代,没想到居然在他学校上学。
  “可以可以,你不会的问我就好了。”白洛因看着顾海渴求的小眼神连声答应了,反正他是他的恩人,刚好这也不是什么大难事。
  之后的几周,白洛因周三周五晚上都去顾海家里给他补习英语。一次也没落过。

  两周后的周五,白洛因如约而至,顾海没有去门口等他,正在阳台吹着冷风。
  白洛因在阳台找到了他,看到他手里正攥着一瓶白酒。
  “你在喝酒?”
  “啧,你知道吗,她彻底和我分手了。”
  “你女朋友?”白洛因听他说着,双手杵在了顾海旁边的围杆上。
  顾海没有答腔,仰头喝着酒。白洛因分明看到他哭红了眼睛。
  “感情的事情,我无权说话,但是别太难过,要向前看。”
  顾海哽咽着出声,“哐当”一声将见底儿的白酒瓶扔到了地上。白洛因看着风将他的领子吹了起来,说“至少我还在你身边。别难过了。”
  “走吧,”顾海嘶哑着声音说“回屋去,这儿有点冷。”
  白洛因看他转身后,无奈的捡起他扔掉的酒瓶,跟了过去。
  “你家还有酒吗?”白洛因打开冰箱向里张望着,最后拿出了一瓶白酒一瓶啤酒。他把啤酒丢给了顾海。
  两个人坐在软垫上,一开始都不说话。后来喝大了。
  “唉你知道吗,我女朋友,我们两个,我们两个。快两年了,是是我先追的她。最后,却是她先放弃的我。你说她他妈是不是缺啊?草!”顾海咒骂了一声。
  “她缺你不也爱她吗,不然你至于喝成这样吗?”白洛因长叹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垫子“我告诉你顾海,你就是被她死死栓住了,她有什么好的,我、我没见过她。难道就因为她长的漂亮?你就这么喜欢她?”白洛因知道爱情之间有时候不单单是看颜值,更重要的,是彼此之间相互吸引的那股子劲,但他没法说出来,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  顾海喝完一口,看着白洛因,直到看的他发麻,顾海伸出右手,小心翼翼的摸着白洛因的脸颊。喃喃道“可不可以别离开我,璐璐…。啊…真他妈草蛋。”
  白洛因轻轻的把他的手放了下来。他现在觉得陪他借酒消愁不是个好办法,酒精麻木后的顾海,太过纵欲了。
  顾海轻笑出声,撑起身子凑向白洛因,把他摁倒在了软垫上,白洛因没有反抗只是将手臂抵在了胸前,“顾海你喝多了,而且我不是你女朋友,醒醒。”他说。顾海抓住他的手臂窝到下面看着他的眼睛,酒气悉数吐到了白洛因脸上。
  “我想你。我还没说分手,你凭什么提?”他说。
  “我得把你困住,让你一辈子都、都挣脱不开。”顾海心想,膝盖压住白洛因的腿上半身扭到茶几上的阁子里,翻箱倒柜好半天只找到了一段浅黄色的丝带,那种蛋糕店包扎礼品盒的丝带。
  顾海凭着酒劲把白洛因的双手给捆住了。
  “顾海,你丫喝多了,松开,该休息了。”白洛因看到手上冒出来的勒紧的丝带,有点慌,他勒的太紧了。
  “顾海!你别闹了,快点松开!”
  “我偏不。”顾海握住勒紧的双手举过头顶,“你就是金璐璐,别他妈装了。”他另一只手点着白洛因的鼻尖,“就是你。”
  白洛因使劲扭动着,他整个身子都被禁锢住了,就像那天陆老大那样对他…。他不要那样,那一点都不正常。
  他扭动的更厉害了。力气大的惊人。这引起了顾海的征服欲望,他不知道为什么金璐璐力气突然很大,这也有可能不是她。
  “顾海!你****给我松开,我他妈是白洛因,你给我**看好了!看好了!”白洛因边说边上下起伏着摇晃,试图挣脱顾海的手和躲过在他脸上乱摸的手。
  他的反应终于起效果了,顾海知道金璐璐压根不会躲开和挣扎,事实上,在他们交好的时候,金璐璐巴不得天天趴到他身上自己动。
 
  白洛因脱下T恤,刚刚的扭动使他出汗了。顾海看到眼前是刺眼的一片红,他后知后觉的觉得他刚刚做了什么,这有点让他不知所措。
  “你喝多了,去睡觉吧。”白洛因说着,拿T恤的一角给自己扇风,“喝多了真不怎么好,看看你干的好事…”
  顾海冷静下来,不敢看白洛因一眼,他盯着自己的下体,现实不能说谎,他刚刚硬了。
  不知道是对谁。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不管有没有人看别喷我别喷我♡)

2

  中午,铃声从床头柜上传了过来,顾海翻了个身极不情愿的接通喊了一声喂。
  “你叫顾海是吧,白洛因惹上大麻烦了,在码头,识相的带着钱过来。”顾海砸吧砸吧嘴,难道还是因为上次那件事?他本来不想理会的,结果还是从床上弹了起来,开车直奔码头。
  码头上围坐着两三个人,还有两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人,白洛因跪坐在地上,两手被捆绑着,坐在墩子上的人用手捏着他的下巴,“怎么,让你还钱点还真还不上了?是真他妈想让你朋友死是吗?”白洛因瞪着他没有说话,“本来我们也没想把你们逼到绝路上,可前天晚上你们居然找人开车撞了我好几个弟兄,你说,这账怎么算?”
  “这账我来算!”顾海穿着一件背心走到他们面前,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,“出价吧,把他留下。”
  “哦?你可以把钱还上?”坐在白墩子上的人站了起来,右手抓住白洛因的头发让他抬起头,恶狠狠的说,“欠的钱连本带利一共二十万 他和他朋友赎回去,五万。要不然,你把他留下,我也可以保他不去做鸭。怎么样?”
  “你少他妈废话,一共二十五万是吧,”顾海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摔在地上,“给你。他,你放开。”
  “啧,你看,有人来救你了呢,”男人歪低着头,揉抓着白洛因的短发,“看来也不是没人喜欢你啊。”他笑着弯下腰,一口咬在白洛因的耳垂上,惹得他发出隐忍的声音,在耳边的浪涛声中比世上任何女人妖娆般的叫床更加诱惑。
  “据我所知,你俩才认识不到两天吧,恩?”男人直起腰,看向顾海,“你怎么这么舍得为他付出啊,一见钟情吗?”
  “一见钟情你妈。赶紧放人 ,别唧唧歪歪的。”
  男人轻笑出声,“这么轻易就放人啊,世上可没有这么好做的买卖。”他说着食指抚摸着白洛因的嘴唇,慢慢的伸到口中,令白洛因抬起脸微张着嘴眼神迷离的盯着上方,“真让人心动啊。”
  “那你还想干啥,加钱?”顾海紧紧握住拳头,眼睛死盯着男人和地上的白洛因。
  “钱钱钱,钱对你我来说多没意思,”他用手指使劲翻搅着白洛因温软的舌头,俯下身,左手探进白洛因微薄的衬衫,“加时赛,你总该玩过吧?不如我们加个时,你把他留下几天,等老子玩够了,给你送过去。怎么样?”他歪头一笑,落在了白洛因的眸子里。  顾海盯着他,没有说话。这肯定是不行的,就算是个路人,也不能他就这么丢给一个变态。
  “有没有别的选择?”
  “别的啊,目前没想到啊。要不我就地上他一次,也可以。”说着男人探到白洛因的胸前,摩擦着他软儒的乳头。
  “你怎么那么变态呢,放着女人不要,上男人。你脑子进水了?”顾海撩了一把头发,向前走着,“今天白洛因你不放也得给我放了!”
  顾海正准备动手的时候,一阵车声从传了过来,有人来了。
  “住手。”
  顾海烦躁的撅了撅嘴,是他姑父来了。
  “你来干嘛?”顾海转过身看着他姑父穿着一身正经装扮,不满的皱了皱眉。
  “来看你惹了什么破事儿。”李军略过了他,直接走向对面的男人。
  “久仰大名啊,陆老大。”
  男人看见他的一瞬间,眼神中充满了警惕与疑惑。
  “军哥,这个是您的儿子?”
  “不是,这是我侄子。我侄子他,不懂事,为帮别人而卷入这场纷争当中。你看,这钱也给你了,咱们也别强人所难了,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是吧?都是自家人。”
  陆老大恋恋不舍的收回摩挲在白洛因衬衫里的手,“既然是自己人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。军哥,以后有事,还得找你帮忙呢。只是这个男孩,还真是可惜了呢……”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海。
   而顾海正咧着嘴盯着地上翘起的木板,没有说话。

《抓住爱情的藤蔓》后期有车有车)

祝各位吸食愉快(姨母笑)

1

霓虹灯洒下的光影扑朔迷离的照在顾海的身上,他漫无目的的走在人行道上,而耳边飒飒枫叶声令他分心,他今天彻底跟他女朋友闹掰了,他不喜也不怒,就想找个人陪他。
  “别跑!你他妈站住!”顾海一顿,映入眼前的是一场“酷跑大戏”,一个男孩冲在人海前面,左冲右跳的向他跑了过来。
  顾海懵懵的看着人流涌了过来,他也得跑,不然就被冲倒了。
  结果,他和男孩并排跑了起来。
  “大哥,”白洛因呼哧带喘的说,“求求你了救救我行不行?我要跑死了。”
  “过来,跟我来。”顾海拉起他的手就跑向车库,他依稀能闻到刚刚和他分说分手的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气,当然,现在还混合着这个男孩的味道。顾海拉掉手刹一个油门冲出了车库,冲散人海,扬长而去,只留下了一排尾灯。
   许久,停车靠在海边。
  “还不走?”
  “今天…谢谢你啊。那,我先走了。”
  “等会。”顾海偏过头盯着男孩的双眸,“我救了你,你总得给我点补偿吧?”
  “你想要什么?”
  “陪我呆一晚上。”
  男孩怔住了,仅此而已吗?
  “我今天唉,诸事不顺。”顾海点燃一根烟,将手搭到窗上,慵懒的吹着海风,“你说说,你今天为什么被人追?”
  “我?我啊,我朋友欠别人钱了,我本来想帮帮他,可对方是混黑道放高利债的,我们那点钱他根本看不上,就要把我卖到做鸭子的地方。”他顿了顿,看到顾海的目光投了过来,“怎么?”
  “没仔细看过你啊,”顾海磕打掉烟灰,右手箍住他的下巴,凑了过去,昏黄的灯光打在男孩的脸上,落下一层阴影,“长的是挺好看的,不做鸭子都亏了。”
  男孩打掉他的手,歪着嘴。“无聊。”咸咸的海风混杂着烟味扫过他的鼻尖,男孩百无聊赖的看着他抽烟,烟雾时浓时稀的吹了出去,“你叫什么?” 
  “顾海。”
  “认识一下,我叫白洛因。”

【瑜洲】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,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——秦观《鹊桥仙》

超喜欢洲洲和瑜瑜,自己做了几张以表爱意 那先放三张试试♡

【THE END】
Thanos与星爵失去了Gamora  Visio与Wanda失去了彼此  Steve失去了Bucky
Tony失去了Peter

it cost everything因此我们要珍惜我们身边的人

由于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怨妇
于是我做了刀片 没事就划划自己
看看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 连漫威也不能平复我的心了。

祝各位吞食刀片愉快
请不要打我(鞠躬——)

以此送给我十年的漫威梦
其实我还是想把这个寄给漫威组的(_ _)

【日常】

走之前再来一发
反正就是很无聊
很闲的没事干就弄了几张

所以再次跟你们笔芯♡
爱你们